痛心!长沙倒塌事故造成53人遇难!为什么隐患排查防不住事故?

发布日期:2022-06-22 字号:[ ] 分享

5月6日,长沙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第七次新闻发布会举行。发布会上介绍,经过紧急救援,5月6日3时零3分,长沙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现场搜救工作结束,事故现场被困、失联人员已全部找到,共救出10人,遇难53人。

发布会上,长沙市委、市政府及望城区委、区政府向所有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向所有遇难者家属、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向全社会作出诚恳道歉。

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吴桂英表示,将全力救治受伤人员,妥善做好安抚安置等善后工作。全面配合上级有关部门彻查事故原因,依法严肃追究责任,从严处理相关责任人,给全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截至目前已刑拘11人!

长沙警方3日通报,湖南长沙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发生后,长沙公安机关持续推进专案侦办。经查,吴某生(望城区人)、凌某兴(岳阳人)参与该自建房违规改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5月3日,公安机关依法对上述2人予以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经查,吴某勇(房主,望城区人)和设计施工负责人龙某恺(望城区人)、任某生(望城区人)、薛某棕(四川乐山人)等4人在该起自建房倒塌事故中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

经查,今年4月13日,湖南湘大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谭某,公司性质:私营,注册地:望城区月亮岛街道)对该自建房家庭旅馆(4、5、6楼)进行房屋安全鉴定后出具虚假房屋安全鉴定报告,公司法人代表谭某及技术人员宁某、汤某、刘某、龚某等5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

5月1日,公安机关已对上述9人予以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类似事故频发

 2020年3月7日福建省泉州市欣佳酒店发生坍塌事故,造成29人死亡、4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5794万元;

2020年8月29日山西临汾市的聚仙饭店发生坍塌事故,造成29人死亡、2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164.35万元;

2021年7月12日江苏苏州四季开源酒店辅房发生坍塌事故,造成17人死亡、5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2615万元。

自建房安全专项整治即将展开。多起塌楼事故暴露自建房问题极为严重,谁来监管怎么监管?近年来,连续发生多起自建房塌楼重大事故,引起了广泛关注。本次涉事的自建房,建设时间未足十年,目前掌握的情况已经显示有加盖行为,且建筑用途由住宅改为多种用途,类似的现象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建房的新建、改建、改变用途如何监管,由谁监管,规划、住建、城管、农村农业、自然资源、应急管理、消防救援等部门如何履职和监督,均应提上议事日程加以研究。

这种房是农村自建房。也就是当地政府给农民划了块宅基地,让他自己建住房。南方很多地方这种现象比较普遍,通常是2-3层,是不允许超过5层的,每户搞个1-2个房间的宽度,然后向上盖。后来,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这些房子周围慢慢地城市化了,房主为了赚钱,一种情况是把原来的房子推倒重新建,建个4-5层的,留几间自住,其他的出租(住人,开小型营业场所),再后来,为了赚更多的钱,又在顶上加盖几层,就成了现在这种情况了。

自建房的监管有其行业主管部门。建筑的行业主管部门是住建,特别是建筑的质量,主要是会不会倒塌的问题,向来都是住建部门主管的,自建房也不例外。直到2018年之后,农村的自建房,其宅基地的批准改成了农村农业部门,建多高、多大,由自然资源部门审查。

 山东省下发紧急通知紧急隐患排查,不落一户、不落一栋

 山东省政府安委会办公室、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关于深刻吸取湖南长沙“4·29”事故教训进一步加强房屋安全管理工作的紧急通知。

通知指出,当前即将进入汛期、疫情防控压力增大、建筑施工作业高峰、安全风险交织叠加,各级各地要以更加坚决的态度、更加有力的措施、更加务实的作风,扎实做好房屋安全管理工作。各级各有关部门要严格执行省政府印发的《农村房屋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城市房屋建筑违法建设和违法违规审批专项清查工作方案》,结合安全生产大检查,全面排查整治城乡房屋安全隐患,逐栋逐项闭环整改到位,确保房屋使用安全。

要立即组织开展自建房专项整治,按照“谁拥有谁负责、谁使用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切实做好房屋安全隐患排查整治。重点对建造年代较早、长期失修失管、违法改建加层、非法开挖地下空间、破坏主体或承重结构的自建房屋,以及擅自改变用途、违规用作经营(出租)的人员聚集场所进行排查整治,逐栋梳理隐患问题,逐栋制定整改措施,限时整改到位、消除安全隐患。

要以乡(镇、街道)为单位对所辖区域的所有自建房屋进行认真排查,逐一造册,建立台账,落实隐患排查整治责任,确保不落一户、不落一栋。对既有的无正式审批、无资质设计、无资质施工、无竣工验收的生产经营场所,要立即停止使用;对边审批、边设计、边施工的,要立即停止建设,按规定完善手续。对擅自改变使用功能、改变房屋结构和布局、开挖地下空间,以及违法“改扩建”等用作生产经营的,要立即停业整改。对在排查整治中发现的各种违法行为,存在重大隐患和拒不整改的企业及相关人员,要依法严惩重罚。
突出深基坑、高支模、起重机械、脚手架等危大工程管控,相关部门要严格落实危大工程安全管理规定和省实施细则,严格执行《房屋市政工程生产安全重大事故隐患判定标准》,精准发现和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坚决遏制群死群伤事故发生。严格做好施工现场安全管控,落实各项施工安全操作规程,重点整治无证上岗、违规作业,严厉打击有章不循、弄虚作假等行为,强化高处坠落、物体打击等多发事故类型防范。要深刻吸取青岛“4·27”拆违坍塌事故教训,强化拆除工程安全监管,严格落实拆除施工备案制度,没有办理备案手续的,一律不得进行拆除作业;施工单位无相应资质,未制定拆除方案的,一律不得进行施工。

要紧密结合防汛初期安全生产重点任务,认真落实防坍塌、坠落、起重伤害、触电、中暑等要求,对周边可能遭受洪水、滑坡、垮塌等威胁的施工现场,特别是临建板房,深入开展排查整治,严格落实各项安全防范措施,确保安全度汛。

附安全评论

 为什么刚开展完隐患排查,还是发生了事故?只要我们冷静的分析下,隐患排查是根本防不住事故的。

1)突击式安全检查倒逼企业搞形式主义。

一人感冒大家吃药的监管模式已经烂熟于心,套路再熟悉不过。

按说各地在这件事上已经不用开会发文件了。

只要出了事故,监管部门早早做好了检查的准备,企业早早做好了迎检的准备。

而这时候企业会把迎检作为头等大事,

梳理制度,整理档案,完善记录……

做的更周密一点的,开个警示教育会、组织一次演练,领导带队检查……

绝大部分人的精力都用在了组织安全生产活动上,却没有心思没有关注安全生产本身,这个时候对作业现场的监督、管控不是加强了,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

但是,这些形式往往是检查的要点重点,甚至是工作亮点。

任何企业都会做,而且要做的完美。

2)隐患排查就是以“静态的点”搏“动态的线”。

政府监管部门或是其他外力开展的隐患排查,只能以某个具体时间点切入,了解当时当场的静态情况。

而生产经营活动是一个很长的线条,且是持续运动的。

以“静态的点”去发现“动态的线”上的隐患,局限性太大,偶然性太多。

比如检修作业,检查的时候碰上了可以查隐患,没碰上你就没法查。

而且有时候企业是能够掌握这个“静态的点”何时发生的,会尽全力呈现一个完美的“点”,尽量不给监管部门“添麻烦”。

3)不管出啥事故,都查灭火器。

事故以后的大排查大整治,是为了汲取教训,堵住事故暴露出的漏洞,防范同类事故再次发生。

可有时候,事故原因还没找到,事故教训还没有出来,大检查开始了,为什么查,查什么都不十分清晰,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针对性。

因某个事故而组织的本应很有针对性的大检查,很快落入俗套,不管啥事故,不管啥行业事故,都查灭火器。

隐患一大堆,和事故教训沾边的没几个。这样的排查何以防住事故!

4)格式化八股化的事故调查有待改进。

对事故的调查和反思,甚至大众对事故的关注,更多集中在管理上和责任上。

技术层面的关注和反思不够。

事故调查报告在分析原因时,基本上是两个层面:作业人员违章为直接原因和主体责任不落实、风险隐患排查不到位、培训教育不到位等为间接原因。

格式化、八股化的调查报告,很难让人找到切入点去分析事故,除了后果惨痛,不知道该汲取什么教训,借此改进哪些方面。

这样的调查报告很难指导日常隐患排查,也难以推动安全技术规范标准的改进。

而规范标准不是来源于事故教训,不是用血的教训写成,靠专家在办公室讨论出来的规范标准如何能防住事故?

 事故代价不能白付

 事故发生后,无论是第一时间开展救援还是从严从实、从快从细调查事故原因都十分必要,但同时也不能忘记汲取教训、防患未然。安全事故发生地固然要全面排查、深刻反思,其他单位也不应置身事外。只有举一反三狠抓落实才能筑牢安全防线,防止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安全生产责任有没有落实到位,安全管理制度是流于形式还是落到实处,全员安全教育培训做到位了没有,隐患排查有没有一处一处地细抠……说白了,安全防范工作不能流于形式,必须把工作做在前头、把功夫下在平时,各个方面、各个环节的检查都要落到实处,不留死角、不留盲区。只有严在平时、动真碰硬、问题不整改到位绝不放过,才能有效杜绝隐患,避免发生安全事故。

安全生产上有个海因里希法则,说的是在一件重大的事故背后必有29件轻度的事故,还有300件潜在的隐患。这些轻微的事故、潜在的隐患如不及时处理,就容易发生大灾祸。

安全事故一再警示我们,祸患常积于忽微,必须以“一失万无”的谨慎确保万无一失的安全。不能一个安全隐患排除了,新的安全隐患又冒出来,更不能以发生事故的方式来发现隐患,那样的代价太沉重了。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