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一线员工】老段和他的风电“铁人三项”

发布日期:2019-08-28 信息来源:灌阳项目部 作者:周建龙 代志有 字号:[ ] 分享

这里,地处广西东北部,位于“五岭”之一的都庞岭西麓,境内东、西、南三面高山环绕;这里,地势自西南向东北倾斜,冷空气易进滞出,春季气温回升缓慢,雨雪期长;这里,山体陡峭,主要山峰海拔多在1000米之上。这里,就是公司承建的灌阳正江岭60兆瓦风电工程所在地——广西自治区灌阳县。

灌阳正江岭风电作为典型的山地风电项目,装机容量30*2兆瓦,机位平均海拔1480米,该项目在322天工期内,克服了218天的雨雾冰雪天气影响,安全高效地完成全部30台机组的并网发电任务,刷新了国内同类型风电机组的最快施工记录。此优异成绩的取得,离不开重庆工程公司的坚强领导,离不开以段成川同志为代表的一线员工的无私奉献和辛勤付出。下面,请跟随笔者,一起走进这个号称“难啃硬骨头”的山地风电工程现场,一起走进灌阳项目部的“老段”和他的“道路、运输、吊装”铁人三项的故事。

满腔热血奔赴新战场

"段成川同志,经公司党委会讨论决定,现任命你为广西灌阳风电项目副经理,请尽快到新项目报到。"2018年国庆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段成川接到了公司的调任通知。在宁夏宁东火电工程项目部办公室里,从没有接触过风电的老段内心平静如水,在第一时间给家人打了电话告知了相关情况。

"广西?风电?听说风电施工都在荒郊野外、吃苦受罪,你都快退休的人了,身体到处是毛病,能不能想想办法给公司协商一下?哪怕换个项目也行呀!"

"那怎么行!这是公司的决定,我怎么能跟组织讨价还价呢?别人知道了,还说我段成川倚老卖老呢……"妻子很是关心,生怕老段身体吃不消,而老段很是不近人情地教育了妻子一通,一定要服从公司安排。

老段1982年参加工作,先后参与了重庆最早的九龙坡电厂建设,随公司出征过第一个海外项目——印度WPCL电厂工程,是改革开放以来见证公司发展壮大的第一批开拓者。从1982到2018,对于这位有着三十多年工龄,与公司共同成长的电建人而言,组织的决定有着一股不可抗拒的神力。

当晚,已经成家立业的女儿打来电话,嘱咐他一定要量力而行、注意身体,到了广西现场后把地址发回来,以便家里定期给他邮寄药品。作为电建子女,女儿已经习惯父亲长年奔走在施工现场,唯一担心的就是父亲身体不好,同时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和胃病。

"放心吧,身体好着呢,你和女婿把我的乖孙子照顾好,我这里不用担心!"已经当爷爷的老段,一提到孙子就喜上眉梢,心里时常挂念着。说罢,老段给项目部领导汇报了调动情况,交接了工作,订好车票,打包行李,与同事们一一话别,计划第二天一早奔赴2100公里外的广西灌阳风电现场。

打通“任督”二脉的急先锋

2018年11月5日,灌阳风电场第一台风机塔筒开始运输,标志着风机运输安装工作拉开了序幕。为确保12月首台风机顺利并网发电,11月8日业主单位在现场召集参建各方就首台机并网发电关键节点进行专题研讨。

因现场雨雪天气已持续半个多月,运输吊装工作几乎无法开展,运行单位、设备厂家、运输单位、吊装单位相关负责人面面相觑,面对天气的不确定性谁也不敢表态,现场项目部会议室里气氛沉闷。

"我认为,大坪村到分界点七公里多的进场路最关键!同时,分界点到机位的十七公里场内路要花大力气整治。"老段一语如惊雷,与会人员开始各抒己见,最终得出修路才是首要任务的结论。

对于平原风电,道路修通了,工程也就完成了50%,而山地风电道路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受连续雨雪天气的影响,进场路和场内路犹如整个工程的“任督”二脉,因雨水浸泡频发塌陷、强度不足,经常阻塞,危及交通安全,极大地影响运输效率,卡住了整个工程的脖子。

按照项目部的整体部署,老段当仁不让地当起了道路整治的急先锋,带领场、内外道路整治两个小队,无论雨雾冰雪大风艳阳,奔走于场内场外,指挥着渣土车、挖掘机、推土机、装载机、压路机一米一米地艰难向前推进。2018年11月底,进场路至26#机位道路整治完成,为首台风机吊装和12月7日并网发电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2019年4月中旬,分界点至25#机位的场内路整治完成,标志着“任督”二脉全部打通。在老段的指挥下,两条路累计铺筑块石86000余方,使用机械2400个台班,消耗燃油19.2万升,指挥修路使用的越野车轮胎因过度磨损更换了16条。

4月18日,最后一台风机基础浇筑完成,站在最高的21号机位了望全场蜿蜒曲折犹如银蛇横卧山岗的运输道路,皮肤黢黑,工作服已经褪色的老段目光如炬、毅然坚定。

大件运输调度的程序员

道路与风机基础即将完工,大件设备运输进入了高峰期,按照当地气象统计资料判断,进入4月后,雨季即将结束,实际却不然。作为全公司设备物资管理的专家,如何安全快速地将设备堆场剩余180件大型设备,在雨季运输到68公里外的风场机位,这个难题摆在了老段面前。

现场两家运输队伍共16台运输车需要统筹协调,车况性能不一,操作人员素质不齐,雨雾天气严重威胁运输安全,场内独路一条设计无会车点,场内两个“S”弯坡度超18度易翻车,部分路段位置转弯半径不足,平台狭窄车辆无法进位,风大雨大无法卸货,卸货之后车辆无掉头平台,车辆到位后无法卸货发生窝工费等不利因素,一直在考验着我们的调度员老段。

经验丰富且性情豪爽的老段想出妙招,自掏腰包从四川邮购了几壶老酒,邀请运输单位负责人、驾驶员、设备车操作手等小聚,大家被老段的耿直热情所打动,针对以上问题纷纷出谋划策、各抒己见,在项目部餐桌上老段充分听取了意见和建议,将复杂问题归纳总结,提炼出影响大件运输只有两个问题的精准结论:"一是能不能运,大家共同采取措施让它确保安全可以运!二是如何快速地运,运输单位要服从统一指挥调度,按照项目部的指令去运。"

在老段的带领下,通过协调业主征地、增加会车点,“S”弯位置浇筑混凝土防滑,扩填道路转弯半径,大下坡安排推土机后坠溜尾防翻车,暂不安装风机箱变让出位置,改造渣场和机位用作车辆调头等一系列措施,成功解决了“不能运”这一首要问题。

为化解“协调两家单位如何快速地运”的矛盾,老段深知每天盘点已完工作并制作计划的重要性。进入4月份,为确保工程进度,项目部上班时间是七点半,中午在现场吃盒饭,一天下来,已经五十五岁的老段极度疲惫。回到驻地后,吃饭服药,稍事休息后,还要根据次日的吊装工作安排,对着墙上的风机布置平面图,结合现场情况,对大件车辆的进场安排、临停会车、卸货位置、掉头返场以及辅助牵引推拉的装载机、推土机、加油车准备等做详细周密安排。

老段习惯手写计划,然后用手机打字录入,花费时间较长,因此“明日运输计划”一般在晚上10点才能发布到微信群,运输单位戏称之为“夜间行动计划”。从4月初至6月15日,在老段制定的70多份“夜间行动计划”的安排下,剩余20台风机共180件设备安全顺利运抵机位,排除大风大雨天气的影响,平均3天运输一套风机,引得运输单位不由感叹:“干了这么多山地风电,灌阳是运得最快最顺利的!”

风机吊装最后的把关人

风机吊装工作是并网发电前的最后一道施工工序,也是危险性最大的施工作业,一旦发生事故将造成巨大生命财产损失。山地风电吊装工作因受大雾、大风、大雨影响经常无法开展,偶发的短时大风、设备故障也极易引发重大事故。作为生产经理,老段深知“安全是一条不可愉悦的红线”,“一定要对组织负责”,必须在把好安全关的前提下,加强施工组织管理,才能推动施工进程。

3月中旬,现场大风雨雾天气频发,现场两台主吊不得不停摆等待空窗期。考虑到吊装队伍因机械设备窝工时间较长产生了急躁情绪,有冒险作业的倾向。老段有所察觉后,利用休息时间深入班组驻地,与安全部门一起开展风险辨识,讲事故案例、讲经验教训,并对相关负责人进行安全教育,及时刹住了冒险施工的苗头。

4月上旬,山间气候发生好转,夜间天气放晴,无风无雨,具备夜间吊装施工的条件。项目部经过严格论证,深思熟虑,制定切实可行的方案,落实保障措施,有序开展夜间施工。只要有夜间施工,老段会备上一壶热水,揣上盐酸二甲双胍片,和施工队战斗在一起。夜里的风机平台上,人头攒动,机器轰鸣,数十盏夜间施工灯明亮夺目,与天空中的星月遥相辉映。老段提着手电一会检查履带吊路基板,一会去平台下提醒工人拉尾绳集中注意力,一会叮嘱70吨汽车吊司机配合主吊摆臂,连续忙碌三个多小时,一直坚守到叶轮“咔嚓”一声就位。

13号风机吊装时,因平台狭窄吊装速度慢,凌晨两点半叶轮才就位,此时,同事们均已疲倦,准备返回项目部。刚坐上车的老段一拍大腿,拉着安全员说:"不行,今天工作时间有点长,我们要给他们打个招呼!"打开车门,老段敲开施工队的车窗,再次不嫌麻烦地一一嘱咐。

6月23日上午10时,正江岭最后一台风机顺利地吊装完毕。应大家要求,老段高兴地点燃了象征胜利的礼炮。“嘣啪,嘣啪,嘣啪……”的礼炮响与参建各方的欢笑声,传遍正江岭的山野,五十五岁电建铁人坐在风机下,握了一下拳头,如释重负……

  

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身上却依旧流淌着电建人的热血豪情,风餐露宿、战天斗地,坚守了三百多个日日夜夜,在广西灌阳的山脊上,从业37年的老段完成了他的风电“铁人三项”,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他的初心和使命!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